Category: MyLife

[深夜随想]那些步入社会后被迫做出的妥协,与妥协之后为了梦想而真正值得坚持下去的习惯

夏天已经过半,窗台明亮的朔月伴随着窗外高楼大厦不灭的灯光,让凌晨三点的夜晚也显得如此喧嚣。不断扩散的湿热空气相比一个月前更加猛烈:浑身的汗水、空调有气无力的呜呜声、以及不断涌出念想的内心让自己完全无法放松下来,以至于在第二天还得早起上班的情况下依旧难以入眠。但外在的干扰尚能通过忍耐度过,内心的杂乱却不可回避。算一算,今天恰好是自己入职的第40天,正是时候为自己过去40天做个总结,也有必要计划一些更远的事情。毕竟人生还有无数个40天,可怎么做才能让人生中接下来的每个40天都比前一个更好?

继续阅读 [深夜随想]那些步入社会后被迫做出的妥协,与妥协之后为了梦想而真正值得坚持下去的习惯

城市、独居、工作、生活、咖啡因、自由、诗意和家

这可能是我离家最远的一次——独自一人离开家乡,坐上23小时的硬卧来到深圳。那趟晚点的列车,车上形形色色的乘客,那矮到无法抬头、高到让人难以攀爬的上铺;临近终点时窗外透入的晨光,窗外逐渐密集的楼房,和那逐渐湿热的、独一无二只属于热带的、略带海水苦味的空气……快一个月过去了,我依旧无法忘掉那一天,因为从那天起,我的人生真正意义上开始完全属于我自己。

继续阅读 城市、独居、工作、生活、咖啡因、自由、诗意和家

我的2019

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起了个大早,为下午的操作系统考试做准备。没想到的是,就算是在跨年的这一天也会有考试;更没想到的是,这可能是我学生时代剩余不多的五六场考试之一。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十六年学生生涯即将结束,我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继续阅读 我的2019

雨后奇思,镜中狂想。

倾盆的暴雨终于还是失望地离开了这并未如2016年那般成为水上公园的升升公寓,留下一地充满初夏那独特淫靡气息的大小坑洼,走在上课路上的我突然发现,公寓外的围墙,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竣工。
与市容极不协调的白色墙面尚未干透,散发着的刺鼻气味令重感冒尚未痊愈的我连打了几个喷嚏。我推着再一次半路歇菜的电动车,抬头瞥向低矮的拱门。
—— 只见拱门上歪歪扭扭随意粘贴着两个大字:雅境。

继续阅读 雨后奇思,镜中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