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测前的不眠之夜,我所失去的与我能得到的。

自从学校开始响应号召,严抓考核、降低划水毕业率后,体测便成为了竟能让学生无法毕业的一大障碍。然而在这重要的日子前夜,计划早早上床准备睡觉的我却彻夜未眠。心跳加速、全身发热的我在这辗转反侧的七小时里,想了很多很多。

我想到了我的苦恼

其实我本没有必要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恐慌。

我已经付出了身边的人所不可及的努力,这些努力、这无数个与自己过不去的日日夜夜使我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走完大学的路:大一Token、大二省教育厅、大三头条、大四苏州微软——然后从国内众多IT企业中随便选择薪酬待遇处于行业领先水平的一家,继续自己的奔三之路。

可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也许是因为在这个节奏越来越快的社会,大家都太浮躁了。

有的人对计算机的热爱出于金钱、有的人对计算机的热爱出于好奇、有的人对计算机的热爱出于潮流……而更多的人,身在计算机学院,却对计算机没有哪怕一点点的热情。

那些绩点4.x的同学、那些所谓『品学兼优』的同学,他们真的热爱计算机,热爱这闪烁的光标和面前这把键盘以及这背后所蕴藏的无限创意、无限可能性吗?就算他们选择的是土木,是机电,是信息,是自动化,他们也能一样优秀吧。

可我不是。

我真的热爱计算机本身。

可能因为我太寂寞,而计算机愿意听我说。

可能因为我太迟钝,而计算机愿意等我。

可能因为我太爱犯错,而计算机愿意给我机会,一次又一次。

可不管怎么说,我爱的是计算机本身。但我现在所处的环境太浮躁了,这样浮躁的环境让我不能用100%的精力投入其中:我是班长、我是技术总监、我是副站长、我是股东、我是实习程序员、我是预备党员、我手上还有着怎么数也数不清的项目和怎么理也理不顺的人际关系……这让我苦恼万分。

就是这些我终生逃不掉的繁文缛节,让我不能在最应该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的时候投入所有精力在其中!

我想去一个地方,一个能让我有充足的时间精力做自己爱做的事情的地方,一个能让我遇到一群天才而非一群傻瓜的地方,一个能让我抛开所有杂念,与计算机本身好好待上几年的地方。

就是这样的愿望,让我承受了近两年来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苦恼。

我想到了我的出路

这样的苦恼长久存在,可我无力化解——直到我遇到了它。

在我闲来阅读关于Linux的Wiki词条时,我在相关链接里发现了这篇文章——Tanenbaum-Torvalds Debate Part II,这是Minix内核作者Andrew S. Tanenbaum与Linux内核作者Linus Torvalds之间的一场精彩辩论。这篇文章简短但犀利,值得所有对计算机抱有热爱态度的各位读一读。

因为我对操作系统一直抱有极大的兴趣与热情,阅读完这篇文章后的我开始摩拳擦掌,忍不住想知道与Linus辩论的这位大神到底是谁。我删去了URL中的文章名,看到了这位作者的首页;我再删除URL中的人名——我看到了一所高校的首页:Vrije University Amsterdam。

原来这所大学是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尽管当时的我连阿姆斯特丹是荷兰首都、甚至阿姆斯特丹在哪都不知道(原谅我的无知,我从没想过自己能离开中国,能像我拥有知识分子家庭与钞能力的室友一样本科期间就能出国留学),可我在阅读完介绍后,我心里开始犯痒痒。

这所大学就是我想要去的地方!简单、安静、专业。没有国内的浮躁气息,学术氛围浓厚,容纳了各种各样的天才。更重要的是这所大学是『我可以』的。学费低廉(相对英法美德这些国家来说)、排名不高(可在计算机方面真的足够令人振奋),而且专业划分还非常合理:按Programme而非Department划分专业,每个Programme都只涉及到整个专业大项中的某一小部分,课程安排也都是与这个Programme相关。

这简直是我梦想中的大学!

我恨自己不早几年发现这块瑰宝,这样也许我在本科期间就能去那里进修。

可我并非没有机会。

我还可以去那里读研究生。

这就是我的出处!

原来真的有个地方能满足我Dive into the world of computer的梦!

我想到了我的未来

冷静下来后,我突然想起了自己曾信誓旦旦说绝不读研究生的话。我不禁笑了笑,没想到时间不光能改变我人生的走向,还能改变我自己。

曾经我信誓旦旦不读研究生,是因为我以为本科这四年足够自己在计算机的世界中遨游。

那时的我将读研究生的人暴力分为两类——『一类是本科应该完成学的东西没学到,寄希望于拖到研究生继续学;一类是担心过早走入社会,企图再拖几年,以此掩盖自己对就业的恐慌』。

这种盖棺定论自然不错,可当时刚开始大学生活的我还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被多少无关的事情所干扰。原来我也是这两类人中的前一种,只不过我是希望学到更多东西,希望能够花时间把自己的专业方向钻研到精通。

真香。

原计划22岁走入社会的我,看来要拖到24、25岁了。

我想到了我所能得到的

我能因此得到什么呢?

我想,海归而返的我将会更有资历在自己的简历上写下更多与众不同的内容。

也许到时候和我一样选择读研究生的同学们在毕业后简历上还是空空如也,可我能从研究生这两三年中获得更多。

这不光是让自己『爽』的机会,也是对自己未来的投资。

更能让我实现自己那说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当初来到Token团队的动机:

我想遇到更多以前没遇到过的人
我想做更多以前没做过的事

能实现这两句话,我便已足够幸运。

我不企求这两三年的精力能为我脸上贴金——我本就是农民的孩子,贴什么金?如果是为了贴金,我大可选择那些来自大国的、名字顺口又响亮(却不一定好)的高校,为什么要选一所听起来像野鸡大学或是国内中专大专级别的所谓『自由大学』?

我希望自己能牢记,我能从中得到的只有知识与眼界。

这是我的出路,也是我的选择。

我想到了我将会失去的

选择这条出路,代表我原来所计划的人生之路将会被废弃。

我也许将会从中失去很多东西。

我将会失去我爱的人。我太烂了,烂到她对我也许只是有那么一点好感,定不会在国内守着我,也更不会跟着我一同出去闯荡。可我还是爱她。我多想和她一同毕业、去同一所城市、最好是在同一家公司,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对她好,在下半段充满了不确定的人生中给她一点确定的温暖。如果我选择出去,我将会失去她。

我将会失去我最亲的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我这一出去要过两三年才能归来,毕竟国外不过春节,没有假期。他们的身体是否能安好?当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是否能立刻回到他们身边?往返近一万元的机票,近万公里的旅途,注定了我的归家路将变得无比艰难。

我为了自己这所谓的『梦想』,将会为家人带来每年近十万元甚至更高的开销,让父亲甚至在听说我想出国读研究生后,毅然告诉我就算卖掉房子他也支持。我实在不忍心这样对待家人。

选择这一条道路,我将会得到很多东西、也会失去更多东西。

是否值得?

我不知道。

我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

让心爱的人能心安理得的离开我。

让家人能为我感到骄傲。

用勤工俭学的方式尽量为家人减小负担。

也许等我回来之后,我所失去的东西又能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我面前?

谁知道呢?

我早已不敢做如此长远的计划。

我想到了能让我不那么难过的

最近自己似乎真的很丧。

每天都昏昏沉沉,效率低下,晚睡晚起,丧语连连……

可能真的是因为自己的人生总是看不到头吧。

可今晚的通宵思考让我心情稍微有了一点点好转。

至少我不用再为自己的未来感到难过。

我将会见到我所敬仰的人,做全世界最伟大的事,今后还能走进世界最伟大的公司,用最理想的薪水与最合理的工作时间来养活我爱的人,为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做好准备。

只要想着自己的未来还有出路,就不那么难过。

况且出国并非说说那么简单,IETLS考试、各种各样的申请材料、简历、成绩单、论文……数不清的东西需要我去努力争取,数不清的目标需要我去努力实现,我有什么道理在这些事情尚未完成前开始自暴自弃?

能让自己忙起来,就不那么难过。

我想到了能让我充满斗志的

彻夜未眠自然会影响体测发挥,失落之余我却充满了斗志。

  • 也许这次失眠是能让自己扳回生物钟的机会?

  • 我是否可以在十二点钟准时入眠?

  • 我是否能在每天早上七点钟准时起床?

  • 我是否能坚持每天跑步两公里?

  • 我是否能坚持每天背半小时英语单词?

  • 我是否能坚持每天在学习强国APP中看看最新的时事新闻?

  • 我是否能坚持日行一善?

  • 我是否能让自己每天写一篇博客?

  • 我是否能给自己安排更多时间静下心来阅读书架上塑封都没来得及拆的专业书籍?

……

我可以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我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为什么不以这次失眠为契机,让自己今晚能早一点入眠?

这足以给予我充满斗志的每一天最基础的能量。

Gonna make some changes.

我的确应该做出点改变了。

只要这能让自己变得更好。

其实任何事情只要朝着『变得更好』的方向发展,都不用担心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因为不管是什么样子,总是好的样子。


尽管彻夜未眠的我在敲下这些文字后已开始打起哈欠,可这些“胡思乱想”却依旧让我感到这体测前的不眠之夜是值得的。
我的确无法掌控自己的未来。
——其实谁也不能。
可我至少能让我自己过得更好。
让自己不管被这该死的时间带向何处,都不至于郁郁寡欢、不至于陷入困局。


点击发布后,我竟突然感到如此轻松。
那么趁着这轻松的心情,去食堂认认真真坐下来,吃一顿早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