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独居、独思

假期留校的我,难得独居。少的全是琐事,多的尽是自由。
两年过去了,我终于有机会享受片刻的孤独。

睡前翻翻过去的博客和日记,突然想起来去年这个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自己曾想过要写一篇文章,叙述自己大学一年里的见闻与思考。只是那个时候太多杂事,日子也远不如接下来的一年难熬;所谓的见闻,也只是不成熟的批判和怨言罢了。

当时一直说要写的文章,放在草稿箱里,再没碰过。如今又一年过去了,翻出来再看看当时那几行幼稚的文字,不禁闭上眼,笑了起来。

也许是在笑自己当时太过单纯。

当时的自己,没意识到,活着其实是那么难的一件事。

闭上眼,躺下来。过去一年两年的时光,在仲夏七月的武汉这潮湿的空气中,在只剩我一人的四人间宿舍内,在窗外又一轮密林间聒噪蝉鸣与蛙鸣的烘托下,逐渐浓缩,聚集,喷发……

独行

她总还是忘掉了我。节日不再问候,假期不再寒暄,遇到困难也不再向我求助。

她总还是忘掉了我。只在需要我时才想起我,其他时候连我的动态也不愿看一眼。

她总还是忘掉了我。从不多说一句话,也从不少说一句话,似乎她总是有她自己的喜怒哀乐。我想与她分担,却发现自己连接近的权利都没有。

每一个她各不相同,可孤单总是那样一致。

那缠绕着我不放的孤单,在这样的夜晚里,尤其浓烈。


活了二十年,我还是独身一人。连朋友都没有,也算一种失败。

一个人就这样在自己的路上走了二十年,假装自己很坚强,努力让自己被更多的人所认识,圈子却还是那样窄。似乎我所需要的人,往往都不需要我。我爱的人,通常也只是对我『爱过』。

从抱怨孤单,到享受孤单,也只不过是这一两年的事罢了。


我似乎越来越享受一个人独居的时光。

别人问起来,我只说太忙了,忙到没精力再搭理那些无关的杂事,与人打交道太难了,不如与计算机打交道简单,更不如与自己打交道简单。

可那不是真的。我其实只是太寂寞,寂寞到要让自己忙起来,才能止住洪水般喷涌而出的伤感,让自己不至于在孤独的深渊越坠越深。

要是有人愿意真的接纳我,无论是真正的友谊也好,是值得为之折翼值得掏出心来的终生托付也好,我想我可以不那么忙,可以抛掉很多东西。


似乎在前一篇文章里,我曾在昏昏沉沉间夸下了海口,急切的想要挽回自己曾经犯过的错。冷静后,不禁有些愧疚。要是像说的那样简单,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只是我向来言出必行,就算不去挽回,但也应该向她说明情况。

说回来,自己也有愧,一直以来没能和她当面交流,无论是交往前、交往时、分手后……自己太胆小了,又太固执了,也许再说一次,她也不会为之所动,但一些自己的想法、困难,理应更为清楚的让她了解,让这段感情有一个完整的结尾。至于是否应该不计前嫌,也许只能听天由命。但无论如何,我都愿意接受。

独居

神经衰弱,这个听起来就不像个正经词的所谓『疾病』,却给自己带来了数不清的痛苦

也许真是因为孩提时,父母总选择深夜吵架,久而久之形成的心理阴影,我对声和光的敏感实在是要超出一般人很多。也许室友深夜一盏快没电的台灯忘了关、上铺酣睡时断断续续的呼噜声、不小心绊倒窗外小盆栽的野猫叫声就能让我整夜失眠。

我把我的痛苦说给辅导员听,他说没什么大不了,劝我不要多想,睡前喝杯牛奶就能睡。

我把我的痛苦说给室友听,他们说晚上已经很安静,安静到他们沾枕头就能睡。

我把我的痛苦说给其他和我一样深夜未眠的人听,这群人自然也拿不出什么办法,只能劝我备好耳塞和眼罩,靠自己解决问题。

可我还是怕吵闹。我太需要独居了。


独居倒是不代表不需要人陪伴,只是能和我同居的人,无论好友或是珍爱,一定都是值得信任的吧,那这样两人合二为一的生活,对我来说也算独居。毕竟如果是值得信任的人,再吵闹也能睡着。

室友归家的归家、出国的出国,只剩我一人的宿舍实在惬意。如果是今后租出去住,是否也能如此惬意呢?有时候不禁会遐想一下独居的时光,又担心那么大的房间一个人住是否过于浪费。

我理想中的家,理想中的独居生活可能是这样的:一个不大的房子,四五十平米足矣。房子里有两室一厅,一个给自己住,一个给客人住,平时也能堆放一些杂物,房子里还要有个温馨完整的厨房和卫生间。要利用立体的装修方法,充分利用上房子里每一寸地方,要能让家具物品摆满整个房间,还要能在需要的时候随时找到。这样的独居生活一定会充满浪漫与乐趣,只是不知道还要再等多少年才能等到。


独居的自己,在想睡的时候就一定能睡着,醒来的时候也不用担心一抬头就是陌生人的尴尬,不用与那些待了四年也不相识的人们每天为了交电费、水费、网费而大动干戈,相互推诿。独居的自己,可以花更多时间在让自己(甚至让彼此)变得更好上,能在外面累到半死还能有个地方让自己躺下来享受片刻的安静。

这样的生活,想想就美好。

独思

终于不用在自己忍受着痛苦的情况下,还要考虑别人的琐事。

就算只是这短短的假期,我也非常珍惜。

距离上次自己看完一本书,已经过去了多久?我这样问着自己,从床上爬起来,望向书架上那一排塑封尚未全部撕下,已开始受潮发皱的书籍。

也许真是因为自己太爱出风头,又或是因为自己太老实,我的存在似乎就是在平淡的生活中,突然出现的那个超人,我似乎可以在所有QQ群内与大家畅聊、可以随叫随到、可以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任何事,可以帮所有人轻轻松松解决遇到的所有困难,甚至在我还没毕业时候,我居然还可以帮即将毕业的学长准备毕业的规划。

可是当超人很累。而我也不是超人。

我与其他人的差距正不断缩小,而我离自己的目标却越来越远。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还能变得更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骄傲成为击垮自己的又一根稻草。

我只能珍惜这短短的一个半月时间,也是对自己能力的再一次提升。

我要变得更强,也必须变得更强。

Ending

躺了不知道多久,似乎还睡着了一会儿,再醒来已经是凌晨四点了。睡不着的我,再次打开电脑,写下这些文字。

现在的时间是五点二十分,七月的武汉天亮特别早。透过窗往外看,天空已经开始由黑变灰,我不禁打了个哈欠,脱下衬衫,缩回被子,睡了一个久违的回笼觉。

想起从前的自己,幻想着能够一夜长大。等到这一刻终于来了,才发现满身伤痕的自己也被现实打败,一败涂地。再奢望能够重新长大,重新再选择一次……可是,人生永远都是只有单程票。

唉,到最后,也还是没人喜欢我。

只是我还很坚强,我还能忍下这些痛苦,因为我很享受孤独,我很能享受孤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