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愁。

命运一再的戏弄,让我竟有些惊慌失措。
我到底要怎么走下去,才能让自己不再如此忧愁。

深夜四点,又一个失眠的夜。

我低估了立顿红茶中茶多酚的含量。更何况是两袋。浓茶下肚后,只剩辗转反侧。

在床头灭蚊灯微弱光线的映照下,我摸索着下床,戴上耳机,拿出课本开始复习。

拿起Walkman,选择随机播放,耳机里播放着的是杨宗纬的《底细》。可当短暂的前奏之后,眼泪竟不争气流了下来。

是爱的苦痛不过 真费力活
心每跳一下都嫌多
等爱如烟 等往事远
先看淡你我 再泰然自若 俯瞰犯过的错
是爱的苦痛不过 别费事躲
直把心要碾碎的风波
悲伤如果那么赤裸 心也折堕
所以捂上耳朵 选择沉默 什么都别说

也许这次一并击溃我的,除了李宗盛的歌词,还有长达一年的愁。


仔细算算看,距离和初恋分手,过去了一年零两个月。距离和前任分手,也过去了近两个月。

距离被诊断出抑郁的那个下午,过去了整整七个月零二十四天。

距离自己上一次达到小米运动的步数目标,过去了整整四个月零十一天。

时间继续前行,我却越陷越深。

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要用名为寂寞的酷刑来折磨我?

我又做错了什么?


但也许,我真的做错了很多。

过去的自己,似乎总是相信自己独特的价值观,把自己绕进了死胡同。

我曾用那些固执,让押注于我的人纷纷失望离去。

而在赶走了所有爱我的人后,这可爱又可恨的固执,终于还是反过来压垮了我自己。

回头想想看,其实那些价值观本身没有错误,只是自己太独特。

独特带来的,往往是寂寞。

可我偏偏害怕寂寞。


不久前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叫做MBTI的人格测试,我测试出的结果是INFJ这一类型。

其实,我对其背后的玄学理论不感兴趣,但它对我的分析未免太过准确。

我的的确确是太固执,又太理想化。

我对爱情太过于认真,以至于到了愿意牺牲自己的地步。

我总是享受思考,并以此为乐,让自己的内心被各种各样的杂念所困扰。

我总是对任何事情做过分周全的计划,总是以最坏的结果去思考一件事,评判一个人。

这些特点构筑了现在的我,却也即将毁掉现在的我。

我是否应该做出改变?

也许不得不做出改变。

至少不能再让过去那样一意孤行,将自己往绝望深渊推送。


机缘巧合下,从不看朋友圈的我昨日随意刷着手机,却瞥见前任的一条动态。

动态里是她的写真照,浓郁的青春气息,透过屏幕往外散发。

我下意识评论了一句真好看。

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我猛地意识到,已经两个月没有和她说过话。

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似乎陷入了愤怒的死循环,将自己的固执,归咎为她的绝情。愤怒的我,对爱情失去了全部信心,却还将这一结果完全归咎于她的背叛。

果然,我一次犯了两个错:固执,还总是以最坏的心思揣测他人。

熬过那个痛苦的夜晚后,我不再和她沟通,不再和她见面,就连偶遇也是低下头绕道而行。我以为这能让她感到内疚,也许这样就能挽回些什么。

可真当我们时隔两个月后再一次交流,我猛地发现:也许一直是自己在和自己过不去。是自己将自己埋进了痛苦和愤怒的坟墓。

也许她真有错,但她能从中迅速解脱。

过去的我,不能。

是啊,这就是现实,人总得往前走。

所有人都能意识到的道理,我却视而不见。

只因我太蠢。

自己的抑郁和低落,除开体质和真正不幸的遭遇,也许真是想得太多。


继续回望,我似乎犯了太多次如此这般的错误。

可我该如何挽回?

也许我应该从换位思考开始,从看清本质开始。

我也许应该试着多站在他人的立场,少在乎和计较一些无关的事情,放眼结果和本质。

其实这与我的性格不相悖,何况成年人做再多妥协也是正常。


擦干眼泪的我,拿起了笔,继续做着笔记,推着公式。时钟已逼近五点,可我一点不累。这一次,也许真是大悟。撞出一头包的我,竟在自己最“讨厌”的人身上,找到了出路。

想想看,三场考试结束后,我就是大三学生了。

大学走完了一半,自己收获了什么?未来的目标是什么?要为了这些目标付出哪些努力?

我的最终目标依旧不变。毕业后我要用自己超越其他人的努力和勤奋拿到一份好工作,赚足够的钱,早早迎娶自己最爱的人,让她能够少受社会上的苦,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完人生的下半段,共享接下来几十年的人生。

现在距离这一目标还太远,但完成它,也只不过是四五年光景。

看看,有那么多事情需要思考,那么多任务需要完成,只在原地打转,以此折磨自己未免太短视。

或许真该自己拉自己一把。

解愁,还需怀愁人。


看着她的动态,内心竟又涌现出当时向她表白时那份激动。其实当自己望向事情的本质,两人的故事也许并未结束,只是我过于悲观,提前中止了将会发生的,两人更多的共同记忆。只希望现在意识到这一事实,还不会太晚。
只希望这一次,我不会再犯蠢。我要做好准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